您的位置: > 首頁 > 知識點滴 > 正教與邪教的區別

當前我國打著基督教旗號的邪教組織基本問題探析

2017-07-14 14:01:02
  •         當前,打著基督教旗號的邪教組織問題是我國邪教問題中的一個特別突出的方面。理由有二:一即這些邪教組織種類眾多,信徒數量龐大。據掌握,目前我國正式認定的22種邪教組織中,打著基督教旗號的就有18種。這些邪教組織裹挾的信徒數量也十分龐大,如光“門徒會”信徒在有的省份就有幾十甚或上百萬之多。二即這些邪教組織危害極大。這些邪教組織嚴重破壞當地人民群眾正常的生產、生活、工作秩序,嚴重危害人民群眾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阻礙當地經濟文化教育的發展,動搖我黨執政根基,破壞社會穩定。

      為了有針對性地開展防范處置工作,本人試就這些邪教組織的幾個相關問題做粗淺的探析。

      一、 關于這類邪教組織的種類與來源問題

      (一)這類邪教組織的種類。在我國,明確認定的邪教組織共有22種。其中,除“法輪功”冒用佛教、氣功,“靈仙真佛宗”、“圓頓法門”打著佛教旗號,“觀音法門”冒用佛教、天主教、伊斯教名義,是一個“大雜燴”邪教以外,其它18種邪教組織均明確打著基督教旗號,占我國邪教組織總數的81.8%。具體為:呼喊派、門徒會、全范圍教會、全能神、靈靈教、新約教會、主神教、被立王、統一教、三班仆人派、天父的兒女、達米宣教會、世界以利亞福音宣教會、華南福音使團、常受教、能力主、中華大陸行政執事站、耶穌基督血水圣靈全備布道團。

      (二)這些邪教組織的來源。這些打著基督教旗號的邪教組織來源主要有三種類型:

      一是從境外滲入。在入境的港澳臺同胞、海外僑胞和外國友人中,夾雜著一些負有傳播邪教任務的境外邪教組織成員,他們有計劃地非法大量偷運入境、散發邪教組織的書刊、宣傳品和音像制品,傳播迷信邪說,在廣泛宣傳的基礎上,秘密發展成員,建立邪教組織,培訓骨干,擴大影響。如上所述,“呼喊派”、“上帝的兒女”、“新約教會”、“達米宣教會”等邪教組織,都是從境外傳入內地逐步蔓延發展起來的。

      二是從當地滋生。一些比較貧困的農村地區和偏僻閉塞的山區,有一些人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為了滿足個人私欲,利用對基督教的一知半解,打出某某教的旗號,編造一些騙人的說教,自發組織和發展起來,建立邪教組織。“全范圍教會”、“門徒會”、“靈靈教”等都是這類邪教組織。

      三是從邪教中分化。有些邪教組織中的一些骨干,由于各種原因,從原來的邪教組織中分化出來,拉幫結伙,另起爐灶,獨樹一幟,成為另一個有獨立組織體系的邪教組織。“被立王”、“中華大陸行政執事站”、“全能神”等邪教組織的創立者,都是原“呼喊派”邪教組織中的骨干,“主神教”邪教組織的創立者原是“被立王”邪教組織中的骨干。

      二、 關于這類邪教組織的特征與危害問題

      (一)這類邪教組織的特征。這些打著基督教旗號的邪教組織盡管情況各異,但有許多共同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幾點:

      1. 自我神化。如“全能神”教主趙維山自我吹噓為“人類唯一救世主”,“呼喊派”頭目李常受自稱“活基督”,“靈靈教”頭目華雪和自稱“基督再世”,“新約教會”頭目自稱“列國先知”,“主神教”頭目劉家國自稱“活主神”,“被立王”頭目吳揚明自稱“惟一真神”、“耶穌化身”。這些邪教組織沒有固定的經典和教義,只憑創立者的講話、書信、著作、講道記錄等作為信仰的依據。創立者所講的話、所作所為,都是“神的旨意”,信徒必須絕對服從。

      2. 狂熱煽動。這些邪教組織聚會時想方設法激發起信徒的狂熱情緒,使信徒的精神處于高度興奮狀態。“呼喊派”聚會時狂呼亂叫,經常到癲狂的程度。“全范圍教會”聚會時不停地大聲哭泣,認為這樣才能“重生得救”。“靈靈教”聚會時“唱靈歌”、“跳靈舞”,唱跳到高潮時認為可以出現“靈感”,講出“神的啟示”。

      3. 宣揚“世界末日”。它們把宣揚“世界末日來臨”作為發展和控制信徒的重要手段,宣傳“世界末日即將來臨,地球要毀滅,屆時耶穌降臨帶領信徒升天”,“只有虔誠信‘教’才能升天”,“信‘教’的可以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獄”等,以此蠱惑人心,鞏固信徒對它的信仰。

      4. 組織完整。這類邪教的組織形式、名稱、職稱、職責各不相同,但都建立一套從上到下、比較完整的組織機構和組織體系,層層指定專人負責,制定各種規章制度,信徒必須嚴格遵守。例如,為了掌控全局,充分駕馭“全能神”的追隨者,趙維山建立了完整的組織體系。該體系等級森嚴、責任明確。

      5. 反對中國基督教會和教徒。各個邪教組織都敵視和反對中國基督教會,實行自治、自養、自傳的“三自”方針,走獨立自主的道路。他們對中國基督教會和教徒肆意進行辱罵攻擊,散布“參加三自靈魂不得救”,多次聚眾沖擊、搶占合法教堂和聚會點。

      6. 有明顯的反政府政治目的。它們散布煽動性謠言,灌輸“變天”思想,煽動信徒反對人民政府,宣傳不要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推翻現政權。如“主神教”創立者劉家國叫嚷活動目標是推翻社會主義“人的國”,改朝換代,建立“神的國”。

      7. 進行刑事犯罪活動。這類邪教創立者和骨干,利用邪教的說教和信徒的篤信虔誠,用誘騙和威脅的手段,奸淫婦女,詐騙大量財物,供他們揮霍享樂。“被立王”、“主神教”的創立者用這種手段各奸污婦女數十人,令人發指。“上帝的兒女”要女信徒用“調情釣魚”賣淫的方法,發展信徒。“全能神”設有“護法隊”,毆打不愿入教或意圖脫教的人,其信徒無視法律、踐踏生命。

      8. 行動詭秘。入境的邪教組織成員都是以探親訪友、旅游觀光、經商辦企業、擔任教師等各種名義為掩護,秘密進行邪教活動。內地的邪教組織除少數在信徒較多的農村半公開活動外,大多數秘密活動。

      (二)這類邪教組織的危害。打著基督教旗號的邪教組織在我國局部地區造成了嚴重的危害。

      1. 殘害生命。這類邪教組織在傳播過程中,不斷散布歪理邪說,欺騙愚弄群眾,有的甚至草菅人命,對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造成了極大的危害。他們或鼓吹“信教能治病,不用打針吃藥”,受這一邪說的影響,許多善良的群眾因耽誤治療而命喪黃泉。他們或蒙騙群眾說,凡是人身上生病,都是魔鬼纏身,只要將魔鬼趕走,病自然就好了。就這樣,他們大搞趕鬼治病,手段非常狠毒,經常是把病人用繩子綁起來毆打,說是“驅鬼”,使許多群眾受盡了折磨,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死。

      2. 騙取錢財。這類邪教組織處心積慮地存在和招搖過市的目的之一,就是騙取無辜善良群眾的錢財,以供教主及其主要頭目進行揮霍享受或進行非法活動。他們極力宣揚“世界末日論”,欺騙群眾交出財產。散布“現在災難就快要來了,錢財、糧食放在家里不保險、只有放在天國。一份捐獻可以得到十倍的回報”,有的甚至成立了所謂的“天國銀行”,宣稱只有將錢存入天國銀行才是最保險的,借此欺騙群眾、瘋狂聚斂錢財。

      3. 奸淫婦女,摧殘婦女身心。這類邪教組織大都具有極強的淫邪性。其教主編造各種騙人的鬼話奸淫婦女,給女信徒的身心造成嚴重摧殘。如,“被立王”教頭吳揚明為了實施自己的淫威,編造“蒙召”邪說,以“神”自居,要求信徒“肉體崇拜”,把身體獻上,以“赤身裸體迎接神”,“與神合二為一”為由,欺騙女信徒與自己發生性關系。

      4. 破壞生產、生活秩序。這類邪教組織的許多歪理邪教說,從很大程度上欺騙和誤導了群眾,造成了非常嚴重的現實破壞。如“靈靈教”也主張“不要搞農業生產,莊稼不用打藥,天父會照看的”,致使許多信徒群眾整天在家禱告,放棄農業生產,不種地、不鋤草、不養畜,造成很大損失。有的邪教煽動信徒丟棄家庭,外出傳教,鼓吹“傳得越多,將來就可進天國”,造成許多信徒離家出走,家庭破裂,給其家庭成員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5. 煽動鬧事,擾亂治安秩序。有的邪教不斷在群眾中制造矛盾和糾紛,煽動鬧事,圍攻黨政機關。邪教組織“門徒會”散布“信徒不準與外邦人(不信“門徒會”的人)來往”,挑撥群眾之間關系,制造糾紛、斗毆,致使有“門徒會”活動的地區經常發生群眾械斗事件。他們還惡意挑撥黨群、干群關系,導致一些地區政府無法正常辦公。

      6. 危害國家政權。一些此類邪教組織帶有明顯的政治野心,他們散布反動言論,惡毒攻擊黨和政府,他們往住背后有黑手、受國外敵對勢力支特和操縱,有的聲稱要“先奪民心,后奪政權”妄圖“改朝換代”,直接危及黨的執政地位和國家政權。邪教組織“全能神”公開叫囂要滅絕“大紅龍”,聲稱:中國共產黨就是大紅龍,大紅龍是《圣經》中所說的魔鬼、終有一天上帝要征服中國。

      三、 關于這類邪教組織產生的原因與防范處理問題

      (一)這類邪教組織產生的原因。我國這些打著基督教旗號邪教組織的產生并非偶然,是由各種因素造成的,具體來說,有以下幾個方面:

      1. 基督教某些特性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對《圣經》解釋權的無限擴大。基督教自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來提出的“人人是祭司”的思想雖在當時反對圣統制的天主教、解放人性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既然人人都對《圣經》有解釋權,基督教的教義就有可能被一些人利用,把自己對《圣經》的解釋標榜成是唯一正確的。一旦他們的說教能贏得一批信眾,再把自己說成是耶穌基督的復臨,讓信徒頂禮膜拜,很容易成為異端邪教。這也是基督新教中出的異端邪教遠比天主教多的一個原因。二是教派林立。我國基督教有一個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教派林立、自成體系,也因此極易派生、異化出邪教。

      2. 農村基督教徒文化層次低的原因。我國農村中基督徒文化層次普遍偏低,有學者認為,在我國農村,“認得幾個字能看《圣經》的不多。屬靈知識的貧乏、信仰的愚昧,導致他們易入歧途”;“農村缺醫少藥,不少人信主是因為求其他神不靈而改信的,他們的信仰只停留在‘入門求福保平安’的水平上,沒有在靈命的深處真正認識神。所以凡有迷信意識的道理一勾引就會隨之而去”;“大片的基層教會缺少屬靈的傳道人。這樣就給假先知有可乘之機”,引誘信徒進入異端。

      3. 封建迷信遺毒的原因。在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社會中,形成的諸如請神降仙、占卜、抽簽、打卦、測字、圓夢、擇日、驅魔捉鬼、許愿、相面、算命等迷信思想,在短時期內難以根除,極易被邪教所利用,這是邪教產生的思想認識和社會心理基礎。

      4. 對社會變遷不適的原因。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發達還是落后的國家,都處在社會變遷之中,這使得處于不同發展階段的人們對社會發展的前途和命運產生諸多疑惑、惆悵甚至失望;機遇的瞬息變化、難以捉摸,使那些自感無助的人祈求神靈的護佑。同時,由于社會變遷帶來的社會結構、價值取向等變化,使邪教有了可利用的空間。

      5. 國際環境影響的原因。隨著國際交往的頻繁,現代傳媒的發展,各國邪教或異端教派會對我國產生影響,直接傳入或對我國邪教的滋生起到催生作用,相互滲透,交叉感染。

      6. 對宗教事務疏于管理的原因。一些地方對宗教事務疏于管理,只將眼睛盯著正規教堂和正規信眾,而忽視對未經登記、審批的“家庭教堂”、“地下教堂”的摸排、檢查、處置,讓其處于“放任自流”狀態,使其有從事邪教違法犯罪活動之機。

      (二)對這類邪教組織的防范處置。對這些打著基督教旗號邪教組織,各級黨委、政府必須引起高度重視,扎實做好防范處置工作。

      1. 強化依法治理。對邪教違法犯罪活動,要最大限度地運用法律武器,只要行為觸犯法律,法律事實能夠支撐,就堅決予以打擊。要教育引導基層群眾自愿學法,自覺守法,從法律角度辨別邪教,抵制邪教,反對邪教,營造反邪教的法治環境,擠壓邪教的生存空間,讓邪教組織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在全社會沒有藏身之處,沒有立足之地。

      2. 強化信仰建設。中國五大宗教擁有信徒超過一億,是一支很重要的社會力量。各傳統宗教中都有眾善奉行的思想,這些思想大都在其戒律、戒條中有所體現,作為約束個體行為的標準,嚴格自律,揚善去惡,加強道德修養,使人們自潔、守正、清靜無為、淡泊名利。要通過加強信仰建設,把正教中眾善奉行的思想,作為約束教職人員和信教群眾行為的標準,使他們嚴格自律,揚善去惡。

      3. 強化宣傳教育。各級各有關部門要大力加強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藉此和廣大人民群眾徹底講清什么是邪教,什么是宗教,邪教與宗教如何區別,如何防范抵御邪教侵蝕等,讓他們在思想認識上真正有一個大的躍升。同時,要大力加強科普宣傳,戳穿封建迷信,切實提升民眾的知識水平。宗教管理部門、基督教協會、基督教堂、基督教會點也應注重對信教群眾的反邪教警示教育,增強識別邪教、抵制邪教滲透的能力。

      4. 強化人文關懷。對遇到挫折,思想、生活陷入困頓的群眾,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單位要加強人文關懷,有針對性地做好解困釋懷工作,幫助他們從思想、生活的“泥潭”中解放出來,這也是防止他們從迷茫中滑入邪教深淵的基本途徑。

      5. 強化堵滲嚴控。“堵滲”,就是要堵塞境外邪教滲入境內的渠道,減少內地邪教滋長的條件。“嚴控”,就是對入境的邪教組織人員,必須嚴加控制,防止其進行邪教活動,決不能讓其立足生根和發展建立組織。

      6. 強化國際合作。由于很多邪教組織已發展成為跨國性的組織,在全球范圍內從事發展活動,單憑一個國家的力量無法從根本上遏制邪教的發展蔓延。此外,世界各國間對邪教犯罪的懲治態度不統一,尤其是當某一國加強了對邪教的打擊力量時,邪教組織的頭目往往轉移到另一個國家,進行遙控指揮,或者利用所在國對其他反邪教國家施加壓力,成為危害社會的毒瘤,因此,必須加強國際合作,共同打擊邪教。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