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知識點滴 > 防范與矯正

邪教人員心理防御初探

2014-05-27 00:00:00
  •  

        面對反邪教志愿者,邪教人員最常見的表現是各種各樣的心理防御。

      心理防御是人所共有的心理現象,是人在遭遇環境壓力時,為了處理自己與現實的關系,抵抗壓力,求得心理平衡的自然防御機制,它試圖幫助人度過危機或困難,是自我的保護方法。這種方法就是當自我和現實之間發生問題時,用自己能夠接受的方式加以解釋和處理,而不致引起太大的痛苦和不安,保持情緒的平衡和安定。在這些解釋和處理中,有些是積極、合理和有效的,有些是消極和無效的。使用積極的心理防御機制,可以使人擺脫困境獲得成長,而消極的心理防御機制,會導致惡性循環。邪教的思想影響和精神控制,往往加重了涉邪人員心理防御的病態性。

      總體來說,有三種類型的心理防御,心理學都將其看作是具有代償作用的防御。所謂代償作用,泛指通過某些部分的改變,例如用增強某些部分,來代替補償那些失去或弱化的部分,或者通過某些部分的減弱失去,來代償那些強大的部分。例如盲人用強化觸覺部分來代償失去的視覺;人們經常用認知、情感和行為的改變,或者用個性的改變——增強或減弱某些部分,來處理自己與現實的關系,進行心理防御。主要有這樣三種類型:一是心理定向防御。就是用改變自己的認知、情感和行為來抵御內外壓力。也稱為知情意代償防御。包括認知性防御,情感性防御和行為定向防御。這是教育轉化中最常見的。二是個性代償防御。就是用個性變化、人格變態來抵御內外壓力。具體包括:神經癥性的防御(如焦慮癥,強迫癥,抑郁癥等)和人格障礙性防御(如偏執型,反社會型,癔病型,回避型,自戀型等。)在面臨幫助解脫和邪教精神控制的雙重壓力下,邪教人員有時不自覺地采用這種個性變化,甚至人格變態的方式來進行防御。雖然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較低,但在邪教人員集中的場所,或實踐經驗豐富的反邪教志愿者,會有較高的機遇碰到此類情況。三是精神病代償防御,也是后果最不良的心理防御。這就是用精神崩潰、不再思考困難來適應內外壓力。具體包括輕度的陣發性、隱蔽性精神病,和重度精神崩潰的神經分裂癥。但這是三種類型中出現概率最低的情況。

      我們先具體探討分析涉邪人員心理定向防御的以下三個方面:

      一、認知定向防御

      此類防御是有意變動自已的認知結構,求得思想與行為的合理,以恢復心理平衡。它包括:

      1.文飾:又稱合理化,是為自己的行為尋找合理合適的理由,使之合乎邏輯與道德。實質是以似是而非的理由證明自己言行的正確,掩飾錯誤或失敗,以保持心理安寧與平衡。客觀上是歪曲因果關系,建立錯誤邏輯。例如:法輪功遭到取締,不從自身找原因,卻宣稱是某些領導人的妒嫉心所致,更玄奧地宣稱是某種神秘的宇宙舊勢力的所為,以此來證明自己的正確,掩飾自身的問題,獲得心理平衡。

      2.選擇性遺忘:下意識地把不光彩的事及想法忘掉,從意識中排出——壓進潛意識,用以保持心理寧靜,不傷及自尊。當被問起時就感覺“不記得了”(不是故意說謊)。

      3.否定:拒絕接受失敗的信息,不承認難以忍受的事實,認為那不可能,不存在。實質是進行知覺隔離或壓縮,以減輕內心痛苦。例如:在反邪教志愿者幫助下,大多數法輪功練習者脫離了法輪功,回歸社會,但法輪功不愿正視和承認這個現實,找出種種理由進行否認,以自我激勵。

      4.幻想:又稱白日夢。是為躲避困難痛苦的現實,而沉浸于美好的幻想。實質是造成知覺虛幻以得到內心滿足。例如:一些法輪功癡迷人員幻想自己具有神通,能夠鏟除邪惡勢力;幻想舊勢力已被清除大半,新宇宙就要到來;幻想天象大變,自己快要圓滿等等。

      5.自責:又稱內射。是接受別人的價值觀和標準,在面對失敗時,將原因自己承擔起來,不斷地自責以擺脫困境和內疚。其邏輯是“罰可抵罪過”。例如:常有法輪功人員在遭遇挫折時,用法輪功的思想觀念判斷原因,認為是自己對師父不夠尊敬、對修煉不夠精進造成的,因而不斷自責,有時演變為加大“學法和正法”的行為力度,用以抵罪抵錯。

      以上主要是通過認知上的改變來進行的心理防御。

      二、情感定向防御

      此類機制是以放棄正常的情緒情感反應來抵御內外壓力,求得心理平衡。包括:

      1.冷漠。指由于害怕受挫或受挫過多而回避交往,避免面臨再次失敗的情境。表現是沉默寡言,長期不露感情,不愿說話,趨向孤獨自閉。其實質是回避失敗,保護自尊。例如反邪教志愿者在工作實踐中常會遇到的所謂“修口”,邪教人員長時間閉口不談,不愿交流,這既是一種抵抗,更是保護自我的方式。

      2.退行:是面對困境與挫折,倒退到幼兒童年時或低于現實水平的行為來取得同情和關懷,逃避緊張和壓力。人們在幼兒少兒時發現自己的哭鬧、病痛、或其它某些行為,容易引起注意和照顧,容易達到自己的目的。于是成年后,面對難以解決的困境,也會不自覺地出現一些這樣的退行反應,包括所謂神經性的反應,如頭痛、胃痛,及某些幼兒時奏效的行為方法。

      3.投射。又稱外射。就是把自己內心不被道德法律允許的沖動、態度和行為,加在其他人或其他事物上。例如,把自己的錯誤失誤歸咎于他人;把自己的欲望態度轉移到他人身上,認為別人也是如此,“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受挫折之后的“借題發揮”、以及魯迅所描寫的阿Q精神等,還包括嚴重的偏見、對外界危險過分警覺以及為了說明被人冤屈而收集“證據”等。都屬于這類自我防御的表現形式。在幫教中都時有所見。

      4.遷怒。默認失敗是痛苦的,內心郁積的憤怒又需要發泄,于是就委過于人或物,歪曲因果而對其進行攻擊。例如:生氣時摔門毀物,以釋放情緒。遭遇挫折后,就混淆是非,無端指責他人。甚至編造想象,以猜想為據攻擊對方。法輪功“九評”中就有許多這樣的混淆是非、指鹿為馬的“遷怒”。

      三、行為定向防御

      這是以行為的不合邏輯的過度變化來抵御內外壓力,求得心理平衡。反邪教志愿者常見的有:

      1.固執。不計成敗地反復進行無結果的動作和堅持老一套的方法,久之形成刻板反應。工作對象脫離實際情況與結果,注重形式,堅信自己的想法與行為。屢撞南墻也不回頭,用所謂“堅持”來保護自尊自信,來抵御內外壓力。例如法輪功癡迷人員不斷用“發正念”來“鏟除邪惡”,雖不見效卻仍然堅持。

      2.自居。又稱認同。有自卑感或遭受挫敗的人仿效成功者,模仿理想人物,并把自己歸為同一類人,象征性地得到成功滿足,使挫敗引起的焦慮和自卑下降,保持尊嚴。認同可以提高人的價值感,使自己不至于沉淪在挫折陰影的影響中。許多法輪功癡迷人員在面對反邪教志愿者時經常以“大法弟子”、“人類精英”、“未來的主或佛”自居,并試圖以理想中的英雄人物那樣行動。如喊口號、認為自己在拯救他人、“救度眾生”等等。

      以上這些統稱為知情意代償防御,邪教人員在應對反邪教志愿者時較常出現的。

      這一類的心理防御是一把雙刃劍,一面是可以減輕心理壓力,保護自我意識,穩定情緒。所以它有一時的和一定的積極作用。但另一面,這些方法多半是通過歪曲現實,改變自己對現實的知覺,或者對現實進行了扭曲性重構,來減緩對心理的沖擊,實質是用麻醉自已來取得暫時的心理平衡。它雖有一時的保護自尊自信的作用,但這些方法不能有效地改變現實,客觀上達不到真正的目標。同時,在反邪教志愿者實踐中,邪教人員以這些防御機制進行自我保護,阻礙著反邪教志愿者工作的有效進行。

      另外一類心理防御反應被稱為個性代償防御,就是用個性變化、人格變態來抵御內外壓力。具體包括:神經癥性的防御(如焦慮癥,強迫癥,抑郁癥等)和人格障礙性防御,(如偏執型,反社會型,回避型,自戀型等。)如果達到這樣的程度就是較嚴重的心理問題或精神疾病了。但完全典型的個性代償防御在教育轉化中并不多見。但時常會有某些趨向或演變過程中的癥狀,也需要工作者有所了解。

      一旦面臨反邪教志愿者的說服幫助,那些來自邪教的精神威脅和壓力,就成為他們的真實威脅,越癡迷越堅定的人,這種威脅就越真實越巨大。這種處境處理不當,有時就會誘發或加重心理疾病。

      例如,許多邪教癡迷人員的偏執是反邪教志愿者深有體會的。那么,這種偏執是否達到了人格層次的程度呢?或者說,是否可以診斷為偏執型人格了呢?

      按照《中國精神疾病分類方案與診斷標準》(CCMD-2-R),偏執型人格的特征描述為:

      1. 廣泛猜疑,常將他人無意的、非惡意的甚至友好的行為誤解為敵意或歧視,或無足夠根據,懷疑會被人利用或傷害,因此過分警惕與防衛。

      2. 將周圍事物解釋為不符合實際情況的“陰謀”,并可成為超價觀念。

      3. 易產生病態嫉妒。

      4. 過分自負,若有挫折或失敗則歸咎于人,總認為自己正確。

      5. 好嫉恨別人,對他人道錯不能寬容。

      6. 脫離實際地好爭弊與敵對,固執地追求個人不夠合理的“權利”或“利益”。

      7. 忽視或不相信與患者想法不相符合的客觀證據。因而很難以說理或事實來改變患者的想法。

      癥狀只要符合上述項目中的三項,可診斷為偏執型人格障礙。人格障礙也不是精神病,一般視為較嚴重的心理問題。法輪功自稱為最高真理的極端性,信仰者自認為掌握了最高真理的盲目性,顯然會誘發或加重他們的偏執傾向,但不一定是偏執型人格。某種心理疾病已經成為某個人穩定獨特的個性,才可以稱為“人格障礙”。

      另外,一些反邪教志愿者有時稱某些邪教人員是反社會型人格。我們認為這也需要慎重對待,不能因為他們有較強烈的對國家政府的不滿情緒,有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就輕易做判斷下結論。

      反社會型人格障礙一般有下列癥狀特點:

      1、早年開始顯露人格偏異,一般在青春期呈現明朗化。(如偷竊、任性、逃學、離家出走、不守紀律、積習不改等)

      2、性格的某些方面非常突出和過分畸形發展,不符合社會規范。

      3、人格偏異非常頑固難移,延續于整個成年期,到晚年可能漸趨緩和。藥物治療和一般教育措施收效甚微,矯正困難。

      4、社會和人際關系適應不良,常有較嚴重的反社會行為,屢教屢犯,并以損人不利己的結局告終。

      5、對自己的人格障礙缺乏“自知之明”(醫學上稱為“無自知力”),因此不能從失敗的生活經驗中吸取教訓。

      6、智能和認知能力較好,無精神癥狀,主要以情感、意志和行為等人格嚴重偏離為特征。

      7、追求新奇和心理刺激,常是人格障礙患者的一種驅動力,也是經常導致其反社會行為的變態心理動因。

      概括起來,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的人有“七無”特征:①無社會責任感;②無道德觀念;③無恐懼心理;④無罪惡感;⑤無自控自制的心理能力;⑥無真實或真正感情;⑦無悔改之心。

      應該說,絕大多數涉邪人員不具有上述特點,因此在認定時,要么做嚴格的科學檢測,如心理量表和專家診斷意見,否則就不要給任何人貼上“反社會型人格”的標簽。以免誤導自己也誤導幫教對象。

      以上所說的如果用個性變化甚至人格變態來消減壓力,就是嚴重心理疾病的表現了。雖然它表面上暫時消減了壓力,但這種代償傷害了心理的核心——自我,因而得不償失。

      最后一類是后果最不良的心理防御,就是精神病代償防御。這就是用精神崩潰、不再思考困難來適應內外壓力。也就是用改變全部自我來消減壓力,導致自我的部分消失或全然崩潰,是個體精神的毀滅。

      雖然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與前兩種相比是最低的,但也應有所了解,知道某些精神病的發病原因與巨大的內外壓力有關,首先是他們的心理防御機制比較脆弱,這是內因,外因是誘導因素,如果施壓過重,會使對方原本脆弱的防御機制崩潰。因此在幫助過程中,要想取得預期效果,無論從理念到方法,都必須遵循以人為本的人文性和心理規律的科學性。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