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知識點滴 > 正教與邪教的區別

“邪教”界定研究

2009-07-02 00:00:00
  •   當人們耳聞目睹了20世紀末世界發生的一系列邪教集體自殺、危害社會等事件后,對邪教已不再陌生。但是,真正要從學術上來廓清邪教的本質,得到相對一致的結論,仍是一個困難的問題。正如到目前為止,人們對“宗教”的定義還爭論不休一樣,對“邪教”的界定也是見仁見智,在不同學科之間、不同宗教之間、不同團體之間、不同國家之間,難以有一個共同認同的標準,在大多數國家的法律上,也沒有對邪教作出法律的限定。目前在世界范圍內,關于邪教,尤其是當代邪教,還沒有一個確切的定義和范圍,只是在各自的范圍內,對邪教的含義作出解釋。

      語言學解釋
      邪教可以說是漢語里一個特有名詞,有其具體的指稱對象。從語言學的含義來看,“邪”這個詞在漢語中是相對于“正”而言的,正是指正常、正當、正確、正義,邪就是指與之相反的不正當、不正常,是個貶義詞。在中文里,“邪教”也就是指不正當的、邪惡的宗教或組織,通常指那些裝神弄鬼,聚眾結黨,旁門左道,危害社會和民眾的秘密組織,與邪教意思相近的還有“會道門”、“秘密教門”等稱呼。在中國,“邪教”一詞較多出現在明清時期,“邪教”指的是偏離正統的教派,有害于國家或政權統治的秘密宗教組織,但這個詞的應用范圍很廣,封建統治者也曾把進入中國的天主教、基督教稱為“邪教”,或把農民起義指為“邪教”。有時,人們也把并無宗教色彩的秘密組織稱為“邪教”。在中國,邪教更多的被理解為是一個政治概念而非宗教概念。
      在英語中,并沒有與中文邪教完全對應的詞。我國的新刑法中將邪教譯成“Weird Religious  Organization",字面意思是奇怪的、詭秘的宗教組織,但這一譯法在國外并不通行?,F在我國專家提出以cult來形容邪教。英語cult一詞,源于拉丁一語的cultus,基本變為colere(耕作),古羅馬人把祟拜神明稱為cultus,在古代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傳統里,近東和以色列一帶把神殿里舉行的“祭祀”稱為cult,所以cult的術來意思是祭祀。后來基督教文化圈將cult用以轉指神秘膜拜,偶像崇拜等。當代出現在西方的cult是指小型的膜拜團體,含有狂熱崇拜、巫術療法等意思,因此不少學者認為應把cult譯為膜拜團體。在基督教詞匯中,cult是貶義的,有比較明確的反文明、反社會的含義,因此把它譯成“邪教”也有一定依據,但在西方,主要是從基督教的立場出發指責cult信仰的怪異,更多地是在宗教范疇內使用這一概念,其含義與中文的“邪教”不完全相同。
      此外,英語中還有兩個與邪教含義相近的詞匯:
      教派sect源自中古法語,ecte,或拉丁文secte,原意是“跟隨”,指跟隨某個特殊宗教教派領袖的“追隨者”。在現代英語和法中,sect(secte)意指派,分派,流派,宗派,教派,主要是指基督教中產生的小教派,其特征是偏狹和不寬容,因此受到正統基督教的指責,有時也把其中極端者與指為“邪教”。
      異端heresy,據簡明牛津詞典所載,此現代英語的近代英語寫作eresie,heresy,源自希臘語airesis,最初的意思是“選擇”?,F代英語中該詞主要指基督教會中與正統教會持相反意見的神學信條,或專指對傳統基督教的離經叛道,含有貶意。古代中國文人也把儒家以外的學說、學派稱為異端,如朱熹說:“異端,非圣人之道,而別為一端,如楊、墨是也?!碑惗耸钦驹谡y的立場上對異己派別的譴責,一般指思想和意識形態方面的偏離,不能等同于邪教,但當異端成為教派運動時,人們也把異端邪教連在一起使用。
      教派和異端只是在特殊的情況下才與邪教連用,在一般情況下,沒邪教的意思,不應把它們解釋為邪教。
      由此可見,在中文、英文或其它語言中,邪教是一個難以達到一致認識的詞?,F在用英語cult來表示中文的“邪教”,也是在找不出更恰當的詞匯時所作的選擇。但在表述時,最好有較明確的說明,以免因語言造成理解的誤差。

      傳統宗教的解釋
      在宗教中,邪教是“正”教的對立面。所謂“正”教,主要是指“正統”、“正宗”的宗教,即一般講的傳統宗教,那些產生時間很早,有悠久的歷史,深厚的歷史文化傳統的宗教,如猶太教、基督教、佛教、印度教、伊斯蘭教,及中國的道教、日本的神道教等等。這些宗教發展至今都有幾千年的歷史,各傳統宗教都形成了自己的經典、教義、祟拜儀式、組織形式,并廣為人們所接受,在世界各國擁有數量眾多的信徒。更為重要的是,傳統宗教在其歷史發展中,與社會相適應,是社會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一部分,是民族文化傳統的代表,其價值觀與主流社會吻合,在許多國家中,是社會統治者所依賴并在社會穩定中起積極作用的力量。
      各傳統宗教都把違背、歪曲、篡改其教義,偏離道德傳統,脫離或分裂教會的教派視為異端或邪教,并對之進行嚴厲的批評和指責。在傳統宗教的發展歷程中,都伴隨著與異端邪教的斗爭。就最根本的意義上說,只有在宗教的范圍內,才能有正教與邪教之分,傳統宗教可以把背離其信仰的教派指稱為邪教,但反過來,任何個教派都可以把其它的宗教或教派稱為邪教,可笑的是,李洪志就以佛教正教自居,說這個世界上有不少假的法門,是破壞正教的“魔”,是害人的邪教。這當然是混淆視聽,頗有點“賊喊捉賊”的味道,但也說明在宗教的范疇內使用邪教概念也是很混亂的,有時可能被利用來作為攻擊他人的詞語。
      在所有的傳統宗教中,基督教反對異端邪教的時間最長久,力度也最大?;浇獭妒ソ洝分?,把異端視為肉體情欲所產生的15種罪惡表現之一?;浇淘谄?千多年的發展歷程中,不斷與異端邪說作斗爭,是在反對異端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當然,在教會發展的不同時期,所指稱的異端對象是不同的,反異端的社會作用和影響也有根本區別,對此須按不同情況加以分析?;浇淘仟q太教中一個處于底層的教派,初期,它所面臨的是羅馬帝國的迫害,其它教派的反對和各種學說的干擾,捍衛信仰的純潔性成為教會的首要任務。保羅說:建立基督的身體,要在真道上同歸于一,不要被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彼得在他的書信中也強調:從前在百性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耶穌也教導信徒要防備假先知,并把假先知稱為披著羊皮的狼,會迷惑多人。初期教會反異端是很積極的,但那時教會本身處于受壓迫的處境中,對異端僅有語言譴責,不具有子州可行動。在教會迅速發展以后,不同的信仰和勢力乃至迷信和陋俗不斷侵入教會,為避免曲解福音而使信仰偏離正道,出現異端和分裂,教會確立了新約為其正典,325年又通過了尼西亞信經為基本的信條,如有違反,便視為異端。這一時期的反異端斗爭,使教會在信仰標準、經典依據、教會組織等方面經受了考驗而更趨完善,為今后的發展打下了基礎。但當基督教成為社會統治階級的主要意識形態并凌駕于世俗政權之上時,所謂的討伐“異端”便是對教會反對派和異己力量的打擊。在中世紀,“異端”往往是打著宗教旗號的農民起義,“ 異端”也是市民利益、地方利益、民族或國家利益的表現形式,因為“對于完全受宗教影響的群眾的感情說來,要掀起巨大的風,就必須讓群眾的切身利益披上宗教的外衣出現?!倍搅宋乃噺团d時期,早期資產階級反封建的斗爭也被視為“異端”,新教的改革運動也被視為“異端”而受到壓制。中世紀的歷史說明,當信仰上的不寬容達到極至并伴以政權的手段時,它對“異端”的解釋是隨意且擴大化的,鎮壓的方式也是殘暴的,只會激起更多的反抗力量。直到18世紀資產階級政權建立,公民的自由平等權利受到法律保護,異端裁判所才在西歐大部分國家中被撤消。
      隨著歷史發展和社會進步,現代國家中都已實現了政教分離,公民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傳統宗教和教會對其它宗教和教派一般都能持尊重的態度。但是,為維護宗教信仰的純潔性,防止其它各種信仰的“侵襲”。傳統宗教還要不斷地“堅持真理,抵制異端”,教一導信徒堅定信仰,不受迷惑。
      傳統宗教和教會作為正統的宗教組織,往往以對其教義和圣經的解釋來區別正邪,從基督教教義學的角度理解,“邪教是持不同于公認為正統信仰的宗教團體,這個宗教團體因為其不認同觀而與其它甚至比其更加古老的信仰團體完全‘斷絕’了實質的關系”。邪教除了在信仰__七的偏離外,還因為它們“偏離于普遍的道德傳統、公共權力機構、政治和司法機構所共同遵守與確認的宗教組織及其理念。其目的是散布異端邪說,引誘善良的人們行邪淫?!泵绹?Tames Rudin和Marcia Rudin認為膜拜團體作為危險的機構,損害身體健康,破壞家庭存在,破壞已建立的文化傳統,并提出了14點消極特征予以概括:
      (1)宣誓擁護一個全能的領導者,相信他是救世主:
      (2)阻止人們的理性思維;
      (3)常以欺騙的手段來吸收新成員;
      (4)削弱成員的心理防線二
      (5)隨心所欲地進行犯罪:
      (6)與外部世界隔絕;
      (7)全權的領導者決定成員做一切事情;
      (8)為了本團體,有時為了領導者的利益,把所有的精力和資金奉獻;
      (9)成員用全部時間工作,卻得不到適當的報酬;
      (10)反對婦女、兒童甚至家庭;
      (11)相信世界末日即將來臨;
      (12)倫理體系的準則是卑賤者將在末日受到審判;
      (13)制造神圣和神秘的氣氛;
      (14)有時有暴力或潛在的暴力傾向。
      大部分基督教人士都認為教派或膜拜團體是曲解或偏離了傳統教會對圣經的解釋才成為異教或邪教?;浇讨幸恍┹^保守的教派,如福音派基要派等組織,不能容忍那些自稱為教主的“假先知”,也不希望那些篡改和偏離教義和圣經教導的組織來拉攏他們的群眾,因此對小教派或膜拜團體的指責非常嚴厲,且帶有強烈的貶義。在西方,反對邪教的運動最早是在保守的基督教內部開始的,他們甚至認為所有的非正統宗教本質其實都是一樣的,并給所有的非正統宗教都掛上“邪教”的標簽。
      傳統宗教對邪教的解釋有助于幫助信徒劃清界限,更好地抵制異端邪教的迷惑,更加堅定信仰。但如果僅以對宗教經典教義的態度來劃分正邪,那么這個劃分標推仍是很狹隘的。且這個解釋容易引起教派之間的排斥和糾紛,應避免出于教派之間的爭紛而隨意使用它。

      學術界的解釋
      膜拜團體是20世紀下半葉以來在西方社會大量出現的社會現象,引起了西方學術界的廣泛關注,其中,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較多地涉足了這個領域,但他們的看法并不完全相同。
      心理學家從人的精神和心理健康問題著手,對膜拜團體成員進行了大量的個案調查,大部分心理學家認為膜拜團體成員入教后在心理和生活方面出現了許多變化,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創傷,如逐漸喪失對世俗事物的興趣,無主見地追隨教主,智力降低,最明顯的是精神恍惚,象吃了安眠藥或沒有思想的機器人,處于催眠昏睡狀態,他們是無法為自己思考,也無法對自己的生活作出簡單決定的人。曾治療了3千多個膜拜團體受害者并對膜拜團體持有強烈批判態度的美國心理學家瑪格麗特·泰勒·辛格(M.Thaler Singer)認為膜拜團體有以下三個要索:(1)組織的起源與教主的作用。膜拜團體的創始人即教主位于組織之頂端,并集權于一身,這些教主是自封的,聲稱自己肩負生命的特殊使命和擁有特別的知識,通常獨斷專橫,令信徒祟拜自己。(2)組織結構,即教主與信徒的關系。教主一人在上,而信徒全部在底層,呈現一個倒‘`T”字形結構。教主要求信徒對其權力絕對服從,這些團體實行雙重的倫理標準,在團體內,要求信徒開誠布公,將自己的一切告訴教主,同時,鼓勵信徒欺騙和操縱本團體以外的人。(3)使用剝奪性的勸說技巧,實行精神控制和“洗腦”使其成員在生活方式土經歷一次重大的裂變。辛格認為,膜拜團體基本上只有兩大目的:吸收新成員和聚斂錢財,其中那些企圖公然剝削和欺騙人們并進行欺騙性的不道德的和非法活動的組織,其行為確實激起了周圍社會的不滿。許多調查顯示,膜拜團體用欺騙的手法招募新成員,并對其進行精神控制,某些團體所進行的冥想、催眠、誘導意象、精神療法等,嚴重損害了其成員的精神健康和心理健康。許多心理學家和精神病醫生在幫助膜拜團體成員的談話后得出結論:這些人的表現方式顯示,他們的智力與情緒受到了損害,因而,他們的行為不能被看作是慎重思考之后的自由行為的結果。鑒于膜拜團體對其成員精神健康的負面影響,使不少心理學家對這類組織持否定態度,很多心理學家同意西方社會流傳較廣的觀點:膜拜團體是邪惡的機構,通過欺騙手段吸納新會員,并用強制灌輸的手段使他們留在團體內;其成員在暴君式領導者的支配下,成為心理虛弱智力低下的人,這些描述足以認定膜拜團體就是邪教。事實上,心理學家對膜拜團體的譴責也常被基督教福音派人士引用,作為對邪教批判的依據。但由于心理學家的調查是建立在個體的基礎上,也可以發現相反的例子,如有些人加入膜拜團休后成功地戒毒戒酗酒,改掉了其它壞習慣,因此心理學家對膜拜團體的評價也存在分歧。
      社會學家則以嚴謹的態度慎用“邪教”二字,他們提出用“新宗教”、“新宗教運動”來取代含有貶義的sect或cult,以保持學術中立的立場。他們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研究膜拜團體產生的社會文化背景及它的內部結構,它與主流宗教的關系等方面,而對它是好是壞的價值判斷不發表籠統意見。雖然大多數社會學家認為膜拜團體是與主流宗教和社會大眾有矛盾的組織,是處于社會邊緣的,有些是存在重大缺陷的宗教團體,并用“非常規的”、“非正統的”、“邊緣的”或“另類的”來形容膜拜團體,但他們反對用一切的力一法把所有的膜拜團體都看作是邪教,而是一個一個地進行研究,以區別不同性質和類型。只有新宗教中極少數的極端教派才能稱為邪教,在cult前加上瘋狂的(crazed),邪惡的(evil)、危險的(dangerous)或毀滅性的 ((destructive)等形容詞,cult具有潛在的危險性,但并不是所有的cult都是邪教,只有這些破壞性顯露出來,劉一社會和人類造成危害時才能把它視為邪教,因此邪教只是新宗教中一個特殊而又個別的現象。
      社會學家更注重從宗教與社會主體的矛盾關系來考察它的社會作用,具有許多消極特征的新宗教團體無疑可以稱為邪教。但社會學家更傾向于維護人們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保持價值中立的立場,因此對膜拜團體的大量出現并未表現出來如宗教家的擔憂和焦慮。

      法律的解釋
      法律對“邪教”的解釋無疑具有最高權威,但遺憾的是,西方大多數國家的法律中并沒有解釋邪教的條文,對邪教并沒有一個法律定義,這意味著政府不對宗教是 “正”是“邪”作出判斷。因為西方國家更強調宗教信仰自由,在宗教多元化的社會中,人們普遍接受的原則是一個人有權選擇他所信仰的宗教。1948年12 月,剛成立不久的聯合國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18條規定:“人人有思想、良心與宗教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其改變自己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及其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私下地以教義、實踐、崇拜和戒律來表達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這一關于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則成為西方國家處理宗教問題的準則,國家實行政教分離的原則,政府避免對宗教事務的過度干涉。只有當某些宗教的行為危害了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危害了國家安全利益和社會道德等方面時,政府才對這些破壞行為加以阻止。
      基于上述原則,西方國家的政府一般都允許包括sect,cult在內的新宗教作為宗教團體進行登記,使其享有合法的地位和宗教團體特別享有的各種權利,為新宗教團體的大量出現提供了寬松的社會環境。新宗教中不乏危害社會的邪教,它們亦成為各國政府關注的重點。但各國政府在利用法律打擊邪教的問題上都比較慎重,對是否有必要單獨制定反邪教立法的問題上,大部分持反對的意見,其主要理由是:(1)單獨立法會出現法律朦朧概念。單獨立邪教法的最大難度是定義不清的問題。比如,指控其“操縱人的精神”,在很多情況下表述不清楚;“敲詐錢財”有時也難以用于成年人,因為信徒為邪教捐款很多是自愿的;而涉及到兒童利益的事情最好處理,因為己有很多現成的法律可以參照執行。(2)單獨立法可能導致出現與現有法律相抵觸的情況。如法國巴黎上訴法院律師、法學教授達尼?!ぐ⒛飞J為,有些邪教組織是打著宗教的幌子進行活動的,而法國1905年的“政教分離法”以及“結社法”等都對公民的信仰和自由給予了充分的保護,如果另為反邪教立法,等于承認國家有權力按照它的信條區分宗教或團體,會造成“歧視”之嫌。而事實上,現有法律完全可以對付那些邪教團體的活動,如“刑法”中的“詐騙罪”、“見危不救罪”、“有傷風化罪”、“拐騙未成年罪”,以及“公共衛生法”中的“非法行醫罪”等,都完全適用于邪教,可以讓邪教“對號入座”,達到約束、限制和懲罰邪教的目的。即便是在“政教分離法”中也還規定,宗教活動不能破壞社會秩序,否則將受到懲罰。在歐洲國家中,只有比利時政府對“有害的邪教組織”有一個具有法律意義的基本表述:“有害的邪教組織,是指那些在組織和實踐進行非法、有害的活動,危害個人、社會或人類尊嚴的哲學性或宗教性或自稱具有此類性質的組織?!狈▏?995年由“國民議會邪教問題調查委員會”提出甄別邢教組織的10項特征,其中包括:導致精神失常;危害身體;擅自聚集兒童:無端提出過分錢財要求;強行割斷家庭聯系:反社會言論:危害公共秩序;卷入司法糾紛:企圖滲入公共權力部門等。 2000年2月,由法國“打擊邪教部際委員會”進一步提出了一個關于邪教的定義:邪教是“一個極權性質的社團,申明或不中明具有宗教目的,其行為侵犯人的尊嚴和破壞社會平衡?!痹撐瘑T會在提交給政府的邪教專題報告中還提出了打擊邪教的兩條途徑:一是政府可以將邪教組織的違法行為與刑法及相關法律中的條款“ 對號入座”,從而可以利用現有法律打擊并取締之;二是可以由總統和內閣會議頒布政令,通過行政干預來取締邪教。比利時和法國關于邪教的定義都突出了邪教對人的精神和社會兩方面所造成的危害,這確實是邪教問題要害,政府打擊邪教的根本目的是為了維護人的基本權利和社會的穩定。
      西方國家基本上是以法律來規范新宗教團體的活動,政府有責任防止邪教在宗教自由的掩護下進行違法犯罪活動,對有違法傾向的邪教組織嚴密監視,發現違法行為及時追究刑事責任,進行法律懲處,及時制止具有極端危險傾向的活動,如美國聯邦煙酒槍支管理局發現大衛教派在卡梅爾山莊私藏了大量的武器彈藥和各種能行組裝的爆炸裝置零件,違反了國家的槍支管理法,對社會構成了一定威脅,便以非法持有軍火的罪名搜查莊園并逮捕教主考雷什。美國警方面對大衛教派的頑強抵抗毫不手軟,可見任何政府在對邪教的威脅時都會采取行動予以制止。此外,針對教主大量斂財,短期內暴富的不正?,F象,各國的稅務部門都進行查稅,發現偷漏稅的及時起訴,有些教主還被判入獄服刑。大部分西方國家在注意保護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時,對新宗教團體中觸犯法律的行為都予以處罰。
      由于各國的文化傳統、價值觀念、法律規定不同,因此在對邪教的認定和處理方面也存在差距,有時在一個國家被認為是邪教的,到了其它國家卻不是邪教,一個邪教組織在某個國家登記合法后,就可到其它國家設立機構,進行傳教活動。正是各國對邪教認識的不一致,為打擊和制止邪教造成了困難,給邪教發展提供了一定的空間。

      邪教的特征
      從上述關于邪教的各種解釋中,可以發現在宗教學、社會學領域,在不同國家之間,還沒有一個確定的、統一的標準,各方對邪教的認識存在一定差異,有的寬泛些,有的嚴謹些,目前還存在一定的分歧。
      筆者以為,雖然存在分歧,但關于邪教,有一些基本特點還是得到大家廣泛認同的,這些特點是:(1)絕對的教主崇拜;(2)鼓吹反社會并有具體行動,如私自囤積武器,殺害他人生命,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等;(3)利用末世論制造集體自殺事端;(4)嚴重違反人性,違反公共道德,如強迫“洗腦”,致人死亡,集體淫亂等;(5)用欺騙的方式不擇手段地大量斂財;(6)對信徒進行嚴格的精神控制,強行割斷信徒與家庭、社會的聯系。
      在上述6點特征中,第一點“絕對的教主祟拜”是邪教形成的關鍵,也把邪教與其它傳統宗教區分開來,傳統宗教信仰的是超自然超人類的神,是人的精神實體,而不是具體的人,不搞對個人的崇拜。傳統宗教的有些教派也可能發生危害社會的行為,如原教旨主義的過激行動,對此當然要進行法律追究,但是這些組織不能視為邪教。邪教只有在以教主崇拜為特征的新宗教中才可能存在。除第一點外,其它5方面只要有極端的事例發生,都可以認定邪教活動已經對社會和人的精神構成威脅,用法律進行制止。但如果沒有突出的危害社會和人身安全的事發生,只存在教主崇拜,那只能是新宗教,而不是邪教,我們也不能僅從它的教義或組織形式就作出邪教的判斷,而應以是否違反國家法律為準繩。應該說,真正的邪教組織目前在世界上還是少數的,并沒有達到泛濫的程度,只不過那些極端的事例危害特別大,產生的負面影響長時期難以消除。
      上述的邪教特征主要從邪教對社會和人的精神的危害,對社會秩序,對法律的破壞來認定,以事實為依據,避免帶有抽象的價值判斷色彩。
      以上關于邪教的特征及劃分標準同樣適用于中國。中國的《刑法》第三百條有關于對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致人死亡罪、奸淫婦女罪和詐騙財物罪等違法犯罪活動進行懲處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于1999年10月30日作出的司法解釋指出,所謂的“邪教組織”,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蔽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這里的“首要分子”,就是教主,神化首要分子與教主崇拜是一個意思。該司法解釋還對刑法所列的罪行進行具體解釋,“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有6種情形:(1)聚眾圍攻、沖擊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擾亂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的工作、生產、經營、教學和科研秩序的;(2)非法舉行集會、游行、示威、煽動、欺騙、組織其成員或者其他人聚眾圍攻、沖擊、強占、哄鬧公共場所及宗教活動場所,擾亂社會秩序的;(3)抗拒有關部門取締或者已經被有關部門取締,又恢復或者另行建立邪教組織,或者繼續進行邪教活動的;(4)煽動、欺騙、組織其成員或者他人不履行法定義務,情節嚴重的;(5)出版、印刷、復制、發行宣揚邪教內容出版物,以及印制邪教組織標識的; (6)其他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行為的。這6種情形中的任何一種,都會對我國的社會穩定造成危害,是國家法律所要打擊和制止的。至于“蒙騙他人,致人死亡”,是指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制造、散布迷信邪說,蒙騙其成員或者其他人實施絕食、自殘、自虐等行為,或者阻止病人進行正常治療,致人死亡的情形,這關系到保障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精神健康,阻止邪教在精神上進一步毒害人們。中國關于邪教犯罪的法律解釋比較具體,主要從已發生的社會行為及其后果的危害性來認定,這些解釋基本符合認定邪教的幾個特征,也使人們比較容易地掌握當前國內邪教活動的特點。

      治理邪教是一個綜合的社會系統工程,需要發動各種社會力量共同參與,雖然至今為止,社會各方對邪教解釋存在區別,但并不妨礙相互之間的聯合和合作,共同揭露、批判和制i卜邪教活動。傳統宗教對邪教最敏感,反對也最積極,這對維護傳統的信仰理念、倫理道德、維護社會的正常秩序起了很大作用。正是由于傳統宗教不斷揭露邪教的犯罪行為和大眾媒體的追蹤曝光,才使絕大部分人對邪教提高了警惕,也為政府的打擊提供了事實依據。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的研究批判更深刻地揭示了邪教的危害和它產生的社會、文化、心理根源,為綜合治理和預防邪教提供了廣泛的思路。應該說,對民間的解釋和認定不必強求一律,應允許各種不同觀點發表,也應肯定各方守土有責,在自己的范圍內開展反對邪教的教育、研究和打擊。但法律的解釋和政府的行動應慎重,要避免卷入宗教的“正”“邪”之爭,必須以事實為根據進行制裁,政府在保護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時,對各種以宗教為名義的非法違法行為必須予以懲處,以保護更多的人免受邪教之害。(轉載中國反邪教網,文章標題有改動)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羅偉虹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