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知識點滴 > 正教與邪教的區別

解讀佛教術語 看清邪教法輪功教主行竊真面目

2009-07-02 00:00:00
  •     法輪、轉法輪

       “輪”是古代印度戰爭中常用的一種兵器,在當時人的眼中其威力無比、殺傷力極強,誰擁有這種兵器,誰就贏得了戰爭的主動權,甚至可以說誰就是戰勝者。而能夠指揮這場戰爭的當然是當時的武士階層──剎帝利種姓(王族),因而代表這一階層的國王又被尊稱為“轉輪圣王”,也就是縱橫四海、統一天下的至高無上的君主的意思。相應地,作為精神界的領袖,同樣也具有主宰天下精神界、普及推廣正確思想、引導社會思潮的力量,對異端思潮、邪知邪見也具有摧破、輾轉,并引導其走向正確、圓滿的義務。佛教借用了“輪”這一概念,并冠之以“法”,從而與政治、戰爭區別開來。表明佛法似摧破邪知邪見的銳利武器,其威力足以輾平被邪魔歪道占領的思想陣地,并在其廢墟上樹立起正法大旗,引導大眾匯聚于此。應該說,佛教的“法輪”是一個形象的比喻,是一個虛設的名詞,不實指任何一個具體的東西,即便是那個法輪符號“卍”也只是“吉祥幸?!钡拇柖?。佛教所講的“轉法輪”是指傳播佛法、弘揚佛法的意思??墒堑搅死詈橹灸抢?,“法輪”一詞從內容到形狀都發生了改變。就內容而言,李洪志所說的“法輪”是“有靈性的東西”、“是宇宙的縮影,具備著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夠自動地旋轉”。顯然這是一個具體的、有形的東西,而且其地位可以與宇宙相比。就是這么一個可以與宇宙劃等號的“法輪”并非由宇宙規律支配,而是由李洪志獨家經營、一個人支配,他可以根據需要來給他的弟子安裝“法輪”,安裝的部位就在煉功者的小腹部,而且“他在你的小腹部位永遠要轉下去,一旦給你下上去之后,不再停了,常年永遠這樣轉下去”。無怪乎有些法輪功弟子要親自操刀剖開小腹尋找那“具備著宇宙的一切功能”的“法輪”呢!

        為了表明其“法輪”的特殊功能,李洪志苦心積慮地對“法輪”的圖案和顏色作了新的設計,以佛教的“法輪”為基本元素,摻以道家的太極圖,同時在各個部位涂上不同的顏色,具體地說:“法輪的顏色只能說是金黃色的,咱們這個空間還沒有這種顏色。圈的底是非常鮮艷的大紅色;外圈底是橙黃色的;有兩位紅黑太極是道家的;有兩位紅藍太極是先天大道的,這是兩種不同的東西?!畢d’字符是金黃色的”。就這么一種七拼八湊的圖案,用一些雜亂無章的顏色涂抹起來,馬上搖身一變,成了李洪志“法輪大法”的標記,并且還是“在最高層次中的顯示”。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業、業力

       “業”,在佛教里解釋為“造作”,是指人作為一個生命體來說,在與自然、與社會發生關系時必然會有所活動,這些活動包括身體上的、語言上的,以及心理上的。人在一生中活動的總和,佛教統稱之為“業”,根據佛教的緣起規律,當這些“業”匯聚在一起時,會產生出一種能量──業力,“業力”作為一種潛在的能量會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你今生或來生的生理、心理和環境。對于“業”的態度,佛教講“隨緣消舊業”,也就是說佛教不是“宿命論”者,人不是被動地接受“業力”的懲罰,他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來消除“舊業”對自己的影響,從而以自己的行為改變自己的境遇。應該說,佛教的“業力論”在凈化人的心靈、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方面有著積極的意義??墒堑搅死詈橹灸抢?,“業”成了一個“宿命論”的范疇,甚至人盤腿時的疼痛、身體的病痛都成了“業”對人懲罰的方式;而“業力”在李洪志的眼里,成了一種與“德”相對應的東西,是一種黑色物質,并且“黑色物質消下去之后,不是散掉了,這物質也是不滅的,消下去之后直接轉化成白色物質,這白色物質就是德”。那么既然業力是一種可以轉化的物質,也可以通過盤腿“一塊一塊地消”,為什么李洪志不給自己消一消呢?對此,李洪志恬不知恥地宣稱:(你煉功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磨難),“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么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磨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磨難”。噢,原來這些所謂的磨難都是李洪志一手制造的,難怪他能“往高層次帶人”呢。由此可見,李洪志所說的“業”和“業力”與佛教所講的“業”和“業力”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李宣揚“業力論”的目的在于威懾弟子,從而確立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威。

        法、法身

        “法”在佛教里解釋為“任持自性、軌生物解”,它所反映的是事物的本來面目,是宇宙人生的真諦,其所包含的內容,簡言之,就是四諦、十二因緣、八正道。這些“法”是釋迦牟尼佛親口所說的,除此之外,尚有許多許多未說之法,佛曾宣稱:“我所說法如掌上塵,所未說法如大地土”,也就是說佛法不是凝固不變的,也不是千篇一律的,更不是面面俱到的,他主要闡述的是人們認知世界人生、改造世界人生所應持的方法,人們在評判某一法是否屬于佛法時,只要遵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盤寂靜”這三大原則(“三法印”)就會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所悟得的、一生所宣說的、乃至未說的一切宇宙人生的規律和知識都是“法”。凡具有“法”的屬性的東西都可以叫做佛的“法身”的代表。

        這兩個概念在李洪志那里又得到了“全新”的解釋?!胺ā保ɡ詈橹玖晳T自我標榜為“佛法”)是什么呢?李洪志認為,“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它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它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也就是說,李洪志的“法”所側重的是倫理上的說教,而不是什么規律,但他又偏偏把它上升為“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其主觀臆造功夫真是非同一般。再說“法身”,李洪志說“人修煉到出世法以外相當高的一定層次上之后,就會產生法身。法身是在人的丹田部位產生的,是由法和功構成的,是在另外空間體現出來的”,“法身自己又是一個完整的、獨立的、實實在在的個體的生命”??梢?,“法身”在李洪志那里是一個產生于人的丹田,同時又相對獨立的生命,與佛教所講的法截然不同。就是這么一個法身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它只能由李洪志獨家擁有。在他的《轉法輪》及相關講義中曾多次對修煉其他功法的人發狠說:“他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我的法身不管他,法也不給他”,原來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靠的就是李洪志“法身”的關照啊,而李洪志的“法身”又是個什么形狀呢?“有的時候他變得很大,大到看不全法身的整個頭;有的時候會變得很小,小到比細胞還小”。李洪志的“法身”簡直就成了孫悟空手中的那根“金箍棒”,形狀上可大可小,作用上既可以保佑弟子得“功”、又可以棒打異已分子,可謂“順者生,逆者亡”啊。至于誰看到過李的“法身”,據李自己宣稱,許多層次高的弟子在夢中見到過,真是一語道破天機──此“身”只應夢中有,醒來全然無影蹤。

        果位、圓滿

        佛教的“果位論”有兩派:一派是小乘佛教的以阿羅漢為最高果位的四果說;一派是大乘佛教的成佛說。小乘佛教認為眾生通過對自己身心的修煉,最終可以達到一種“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的涅盤境界,這種涅盤狀態就是阿羅漢的境界,作為達到這一境界的前階,尚有初果須陀洹果、二果斯陀含果、三果阿羅含果三種果位,它們的特點是尚須來人間接受一定次數的生死考驗,到了阿羅漢果位的人就不再有生、死的循環。李洪志則把羅漢果位錯誤地分成初果羅漢、正果羅漢和大羅漢三大類,并且武斷地指出“羅漢的層次是不同佛的世界確定的不變的標準”。試想這個標準是可以人為確定的嗎?釋迦牟尼佛從未主觀確定過任何標準,他所揭示的只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果位論”同樣也不例外。大乘佛教的成佛理論告訴我們:佛者,覺也。成佛就是覺悟宇宙、人生的真諦,這種覺悟不是為己的,而是要以“為他”作前提,從而最終達到覺悟和行持均圓滿無缺的境界,作為佛的同義詞有九個,其中“如來”名列首位,也就是說在佛教里,佛、如來、大覺者是同一個境界的三種表述,它們之間并無層次之分,可是到了李洪志的嘴里,三種表述成了三個層次,“過去只有如來才叫佛,現在,佛就比較多了。劃分起來就是如來也管一些佛,有些佛沒有達到如來層次,超過菩薩就叫佛,┅┅有的人可以修到更高,超過如來的果位上去┅┅”。而且佛也搖身一變成了這個世界的主宰者,“佛不輕易開口的,要在我們這個空間張口說話,他可以使人類發生地震,那還了得。那轟轟的動靜?!薄暗搅四┓〞r期的人類社會,覺者們都撒手不管了,也不允許他們管了,不但人類社會都撒手不管了,而且末劫中他們的處境也很困難了,都顧不過自己來了”。這完全是對“佛”這一概念的肆意歪曲,佛從未說過他的出現可以拯救世人,也從未炫耀過自己的神通,更不可能有處境困難的時候,不知道李洪志是從哪本書里面得到的啟示,恐怕也是在夢里出現的幻像吧。至于“圓滿”,李洪志給出了這樣一個定義:“圓滿那是修煉結束,通常指得正果又開了功,就是二者同時修煉結束了為圓滿”?!罢笔欠彩侨肓恕胺ㄝ喆蠓ā敝T的弟子都已得到的,“功”是怎么開的呢?李洪志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說過:“師父會給你什么東西呢?會給你一個長功的功”。顯然,“功”也是李洪志恩賜的。同樣,“圓滿”也只能是李洪志的專利,他愿意給誰就給誰。想叫誰“圓滿”誰就能“圓滿”。李洪志儼然就是一位救世主了,難怪他自詡比佛還要高呢。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